《江湖的游戏》全集在线免费观看_《江湖的游戏》在线播放

江湖的游戏简介

《江湖的游戏》是吃不饱的人首发的奇幻玄幻, 吃不饱的人的小说江湖的游戏最新章节全文阅读,请随时关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一言阅读。

江湖是什么?江湖玩的是什么?江湖的游戏规则是什么?权力、金钱、利益、忠诚、友情、亲情,爱情……他们都深陷在这场江湖的游戏泥淖中,无法自拔,更逃脱不了……

作 者:吃不饱的人

更新时间:2022/05/21 05:05

最新章节:第一章 听说山神庙闹鬼

江湖的游戏小说内容预览

江湖的游戏 第一部镖局篇

  丁莫野去少林寺,主要是去拜师学内功,因为他的师门没有内功传承。至于为什么会去少林寺?不就是因为距离洛阳近,能够快去快回。他是把这次去少林寺拜师当作一次试炼。

  丁莫野今年十四岁,从小被师父收养进入霸剑门,但一年多前霸剑门被灭,他跟着大师兄凌子靖逃离,来到洛阳。大师兄进了镖局当镖师,他则是去药铺当学徒。

  大师兄进镖局是为了先求稳定下来。丁莫野进药铺则是为了搞懂经脉跟穴位,是为了学习内功。但他自己鼓捣了一年多,也没练出一点内气,最后他才决定要重新拜师学习内功。

  既然是去拜师学艺,为什么还会想快去快回呢?因为丁莫野知道,自己去少林寺,能够进寺的机会不大。他私底下问过不少人,得到的答案几乎都是一样,就是去少林寺拜失败的案例。

  不过他不在乎这次拜师的结果,他的目的是想尝试一个人独自出行,累积一点经验。

  原本丁莫野选择拜师的是武当派,毕竟武当号称内家正宗,要学内功的首选自然是武当。不过他想这一去武当路途遥远,自知没有一个人独自出过远门,而且一趟十来天的路程,又绝大部份都是山路。

  听得太多镖局的趟子手说过类似的描述,一个人走山路,走着走着就走没了,也不知是进了老虎还是豹子的口中。这些事对他的心理影响,不能说不大,所以他才会先选择去少林寺走一趟。

  五天前的洛阳城门晨钟一响,丁莫野就背着药篓子跟着人潮走出洛阳城门,向少林寺出发。城外,焦急进洛阳的人群在城门口挤出了一条长长的人龙,喧闹声此起彼落。

 官道是往开封方向,道路笔直向前延伸。丁莫野抬头上看,碧蓝的天空挂着一颗火红太阳直射而下,地上像着了火似的,万里无云,连风都躲了起来,晒得他脑门子发烫,一身是汗。跟着人潮走了一段,便转往山区方向的另一条小路。

  这条小路上平时会走的不是进城卖猎物的猎户,就是山脚下村落的居民,今天正好一个都没有。少了旁边的轰轰人声,小路上又无遮无掩的,丁莫野加快脚步,只想赶快走到前方的山脚下,躲躲热死人的太阳。

  高耸密集的树林将阳光隔离,风又跑了出来,丁莫野进到树林里才感到久违的清凉。第一次独自出门的不安与兴奋早就被之前的太阳晒得烟消云散。

  丁莫野订下的计划是第一天进山后先采草药,然后过了眼前这座山,夜宿小溪边。第二天赶一天的路,傍晚到少林寺旁边的小镇过夜。第三天上午在镇上打听少林寺拜师的消息,过午进寺拜师不成后,再往回赶。第四天、第五天就是一路采药一路回到洛阳。

  他的行程计划做得详细,出门前的功课当然也做得齐全。采药是他跟他药铺的师傅唐大夫所提这次出门的借口。本来唐大夫是要陪他一起来的。唐大夫担心徒弟是第一次进山采药,恐怕连草药都找不到。但他是借着采药名义去少林寺拜师,当然拒绝了师傅的好意。

  唐大夫虽然不放心,但是最后还是同意了,因为他了解徒弟的个性。

  唐大夫是真心喜欢丁莫野,虽然当初是碍于宁远镖局雷镖头的面子才不得不收下。不过自他收了这个徒弟,却是惊喜连连,之前收的几个徒弟与之相比便成了几头笨驴。

  艰涩拗口的医书难不倒他,很快就背得滚瓜烂熟。复杂难懂的经脉穴位在他眼里像是自己手上的纹路,一清二楚。针灸、接骨、各种外伤医治,学不到一年时间,就能独当一面。千百种药物也能辨识无误,只要他往柜台一站,更不用担心他会犯错。

  可是唐大夫也发现了丁莫野的问题,就是他不想学的,你要是逼他,他也能学会,可是敷衍的样子就连瞎子也看得出来。

  就好比脉诊,这是需要大量的实践再跟医书配合,用心揣摩,明显看得出丁莫野心不在此。脉诊口诀背了,脉象辨别也学会了,可是让他实际操作,每次诊完脉后总会冒出:"恭喜夫人,贺喜夫人──你这是双脉──有了!"也不管手上诊的是男是女。

  唐大夫知道丁莫野不是存心捣蛋,他只是透过这种方式告诉你,他没兴趣。为此唐大夫念了他无数次,他表面受教,背地里只是把说词换了一套,成了"恭喜老爷,贺喜老爷,夫人有喜了。"

  这个徒弟委实让唐大夫又爱又恨,这次难得又对采药产生了兴趣。

  丁莫野一路走一路观察寻找记忆中的草药模样。一个多时辰下来,他发现一件事,"唐大夫高估了徒弟,他更高估了自己。"

  这时他才知道要在满眼花花绿绿中找到有价值的药草是多么困难的事。他背上的药篓子里装着几十株的草药,不过都是远志,这还是他从小就认得,一进山看到顺手摘下,否则到现在药篓子还是空的。

  药铺备好的药草都是经过处理,这个前置工作是师兄阿灿做的。丁莫野在药铺受宠,难免有人眼红,师兄阿灿表现就是最明显。他把着自己的工作,一眼都不让丁莫野瞧,要不是这回要进山采药,唐大夫让丁莫野跟着师兄阿灿学习。

  新鲜的草药跟柜子里躺着的是两个模样,丁莫野除了见过书本上画的,还没见过几株新鲜的药草。只是刚好学习的那段期间,药铺进货的药材不多,能看到有限,而师兄阿灿教导时只说草药名字,其他的一概不说,这才会导致现在几无所得的结果。

  理论跟实际毕竟还是有差异,丁莫野没太在乎。上山采药是顺路,少林寺拜师是动机,野外历练才是目的。

  太阳高挂正中,已是正午时分。采药折腾了许久,只走了不到三五里路,不过还在他的计划之内。

  拿出早上出门买的包子边走边吃,心中想着接下来的行程。按他原本的计划,过了眼前这座山,山脚下有条小溪,今晚准备在附近扎营过夜。

  现在采药不顺,如果以自己的脚程,下一座山的山腰上有座残破的山神庙,不停歇走到那里,天大概只是刚擦黑而已。

  不过他又想到师傅唐大夫说起那个山神庙时,有提到听说那里闹鬼闹得挺凶,这就让他犹豫了。他最怕的就是鬼。是的怕鬼。这要感谢他师门的师父徐江通。

  丁莫野在襁褓时被徐江通捡到收养。徐江通把他当亲儿子养,等到后来他娶妻生子,丁莫野儿子的地位才变成徒弟。

  徐江通极会说故事,丁莫野也爱听。徐江通最擅长说鬼怪故事,起初是说些山野精怪的乡野传闻,丁莫野爱听还会催着讲。

  有次说到人死后变成鬼复仇的情节,他的表情就明显受到了惊吓。当晚是自他三岁以后第一次跑到徐江通床上,要徐江通陪着才敢睡觉。那时已经五岁,开始练武也进了学堂蒙学。

  徒弟的变化徐江通看在眼里,之后又试了几次,果然只要讲人死后变鬼的故事,丁莫野晚上就不敢自己一个人睡。徐江通找到了徒弟的弱点,往后只要他不听话,也不用动手修理,说鬼故事就行。

  丁莫野对鬼故事是既爱听又害怕,可是当徐江通把鬼故事变成了惩罚手段,他就变得不爱听更拒绝听。

  这时徐江通又玩出新花样,扮鬼吓他。几次趁他吃饭跟睡觉时,扮殭尸扮女鬼,吓得他自此食而无味,睡不安枕,也造成他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