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云》全集在线免费观看_《齐云》在线播放

齐云简介

《齐云》是路岐人首发的奇幻玄幻, 路岐人的小说齐云最新章节全文阅读,请随时关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一言阅读。

天下太平

作 者:路岐人

更新时间:2022/05/22 22:09

最新章节:第一章 死囚

齐云小说内容预览

这是个临近腊月的一天,铅灰色的天空中雪花飞扬,凌冽的寒风携着大大小小的雪片簌簌地打在薄薄的窗纸上,啪啪作响。

  “哎!刘三!”宽大的柜台里的刘掌柜探出头来,“干什么呢!出去看看有没有客人!”

  那“刘三”是这家小客店里的唯一的伙计,他刚刚正望着窗子发愣,心想:“这雪真大,真可谓是‘乱云低薄暮,急雪舞回风’,哎,不知母亲……”

  耳边突然响起刘掌柜尖细的嗓音,刘三嘴角一撇,心道:“这鬼天气怎么可能有客人呢。”他将身上的破麻布衣服紧了紧,离开温酒的火炉,慢慢向店门边走去。

  刘掌柜骂了一声“吃干饭的”,又缩到柜台里喝酒去了。

  刘三刚刚走到门前,正欲开门,突然间,店门砰的一声被人撞开了。他一愣神,眼前就多了一道高大的人影,足足高出刘三两个头。仔细一瞧,见这人一身旧长袍,黑长脸,头顶着范阳帽,脊背上一条灰布囊。

  柜台里的刘掌柜赶忙从柜台里钻出来,笑道:“客官快坐,刘三快去沏茶!”说着就欲接过他背上的包袱。

  “哎!不用了!”那黑脸大汉伸手一拦,大步越过二人,在一张板桌前坐下,沉声喝道:“来两碗面!”

  刘掌柜细小的眼睛里透出鄙夷的光来,吩咐完刘三去厨房做面,便回到他的柜台里去了。

  刘三沏了壶茶,端到那大汉桌上,替他沏上,随后便向厨房去了。

  刘掌柜小声含糊道:“你这蠢材,人家也没要茶啊。”

  刘三知道刘掌柜向来十分吝啬,见这人只要了两碗面便知道是个穷鬼,但在他看来,这人一看便是经常行走江湖的,说不定还身怀武艺,便有结交的心思。

  不多时候,刘三便用一张大木盘稳稳端着两碗热气腾腾的面回来了,道:“面来了,客官请用吧。”

  那大汉并不答话,接过面来,抓起筷子便吃,也不嫌烫,刘三心中惊奇。

  那大汉连吃了三四口,突然皱紧了眉头,惨然一笑,道:“果然是故乡的面,终于……”

  就在此时,那汉子撇下筷子,两只大手紧紧抓住胸口的衣物,“想不到……这么快……”身躯一抖,口中竟喷出一大口黑血溅在面前的桌上,碗中。

  刘三呆立片刻,正向上前询问,忽然“砰”的一声,那大汉的上半身直撞到桌上,木桌受力发出刺耳的哀鸣,而那汉子却就此不动了。

  “你这蠢材怎么回事?”刘掌柜微微抬头,用一双黄豆大的眼睛瞧过来,“哎吆!客官!”他的眼睛猛然大了几分,肥胖的身子也变得灵活了,两步便到了那汉子身边。

  刘掌柜肥短的手指从大汉的颈项缓缓挪开,尽量克制地发出两个沉甸甸的字:“死了!”。

  “这……不可能!他怎么会死了!”刘三双眼睁得大大的,小脸变得煞白。

  突然,他看见刘掌柜双眼直勾勾地盯着自己,连连摆手,辩解:“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回事……”

  “好啊!你小子明明是贪图这人包袱里的钱财,还说不知道?哼!这事我是管不了了!”话未说完,一把扯起那大汉背上的蓝布包,两步闯出了店外。

  刘三呆了,见刘掌柜奔到店外,抱着包袱向西去了,心中乱成一团,毕竟只是个十一二岁的少年,实在不知如何是好。

  呆呆地站在原地,目光看向扑在桌上的汉子,原本的黑脸现在成了灰紫色,五官因死前的剧烈痛楚而扭曲变形。

  他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

  约莫半盏茶的时间,店外的路上忽然来了很多人,吵吵嚷嚷地向这边走来。

  “就是他吗?”一道粗哑的嗓音喝道。

  刘三终于回过神来,眼前是个捕快打扮的中年人,双眼正死死地盯着自己。他旁边是刘掌柜,就听见他回答:“是他,就是他害死的。”

  在两人的对话中,刘三知道,刘掌柜已经将罪责推到了自己身上,他张了张嘴要辩解,发现身体竟然止不住的颤抖,勉强说道:“不是,不是…..”

  眼前的人影变得模糊,那公人身影也变得模糊,忽然变成三个人,两个虎狼似的壮汉冲到刘三身侧,伸出铁钳似的大手将刘三提了起来。

  刘三双臂吃痛,挣扎了几下。随后脑后突然剧痛,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知过了多久,刘三再次醒来时眼前却是一片黑暗,只有一道窄窄的清光从墙壁的极高处投射进来。刘三茫然,顿时阵阵腥臭腐烂的酸臭味冲进他的鼻腔,令他几乎立刻呕吐出来,便连忙用袖口遮住口鼻。

  良久,刘三缓缓的呼吸,眼睛也渐渐适应了这里的黑暗,他睁着大大的眼睛努力看清周围:三面墙壁,一面是大腿粗的柱子根根立着,地上是些破草席。

  显然,这是间牢房。

  “嗯……醒了!”这声音是从一个角落发出来,含混不清,怪异,又有些欣喜。

  “啊,是谁!”刘三大惊,他刚刚根本没看见,或者说感觉到有其他人,连忙站起身,退后了几步,靠着墙壁打量着那个角落。

  “我吗……”那声音仿佛陷入深思,随后竟然笑起来,那笑声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尖利,仿佛是两块铁片摩擦在一起。

  刘三更害怕了,他哆哆嗦嗦地躲到柱子旁边,这是离那“人”最远的地方。

  刘三大声呼唤:“官,官爷!这里有疯子!快来!”

  可是,没人回应。刘三脸转向外面,他看到过道对面有很多相同的监房,里面有很多的黑影,或站或坐,竟然没一个人回应他,仿佛都死了一般,这是鬼域吗?

  “喂!这……这到底是哪啊?”刘三问,他不知道问的谁。

  “嘿嘿,这是牢房,你不知?”角落里答道。铁链哗啦地脆响,那黑影一动。

  “你别过来!”刘三惊道。

  “小东西,爷爷几年没见荤腥了,快过来,让爷爷咬一口,嘿嘿!”那人站在原地,嬉笑说道。

  刘三大骇,失声道:“你,你别过来!”

  那黑影竟真就在原地,突然间,铁链不断交鸣,发出刺耳的声响。刘三借着光,见到数条乌黑的铁链在空中狂舞,仿佛发狂的毒蛇。

  过了一阵,“毒蛇”不再发狂,那黑影怨恨道:“该死的!”,便泄气似的坐下,只是面目直直看向刘三。

  刘三觉得十分难受,这感觉就像被只凶残的野兽盯着,而自己随时会被吞噬。

  “吵嚷什么!”

  黑暗的过道斗然多了一片昏黄的灯光,那道粗横的嗓音再次响起,叫道:“都老实点!”

  那团黄光停在刘三面前,照出一张阴森的脸来,刘三连忙道:“官爷,我冤枉啊!我没杀人啊,求你让我出去吧!”说罢,跪在地上连连哀求。

  那阴森的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向刘三伸出一只手来,刘三还没反应过来,那人便破口大骂:“小兔崽子!没钱还说什么冤枉!”

  刘三心如死灰,只有认命。

  那盏灯一摇一晃地走了。

  刘三抱着膝忍不住抽泣起来,那野兽似的人物突然笑道:“老子我走南闯北三十余年,想不到到了死时竟然会和一个废物死于一室!可笑!”

  “什么废人!”

  “嘿嘿,远在天边……”那人尚未说完。

  刘三接口道:“我不是废人!”说罢,一抹脸上的眼泪仰起头站了起来。

  “你五感尚存,四肢健全,但你的心已成了废人。现在应是白天,你仔细瞧瞧老子。”

  刘三慢慢向他走过去。

  只见他手腕脚上有四道白深深粗如儿臂的铁链,那人仰起头,须发散乱的沟壑纵横的脸上眼睛却是森然的白色,显然已经盲了。

  他衣服破烂,千条万缕,受刑处的破口结着黑红色的血痂,他伸出手,十指多半已残缺不全。

  刘三惊地呆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那人道:“小子,瞧清楚了吗?”

  “嗯!”刘三有些控制不住声调。

  眼前之人受到这般酷刑,实在难以想象他承受了多极端的痛苦。

  刘三见他双臂双腿均被铁链锁住,只是气势甚是迫人,渐渐心安下来,道:“虽然你很可怜,但一定是犯了死罪却不悔改。”

  那人冷笑一声,道:“你见过这里的县官吗?”

  刘三道:“见过,是个和蔼的老爷。”

  “哼!”

  刘三继续道:“尚老爷待人和气,就是那些捕快太坏了,我明明没杀人,偏偏就将我下到这牢里,哎,要是尚老爷知道,一定不会这样的。”

  那人转过脸去,沉默了。

  不多时,地牢的一端脚步声响起,一人轻声喝道:“开饭!”

  一个公人打扮的年轻人推着板车走过来,这人身材偏瘦,脸白无须,宽大的捕快官服穿在身上,显得有些奇怪。

  刘三一拍脑袋,心道:“这人不是镇子东边代周老先生教蒙馆的陈云嵩陈大哥嘛!有时去蒙馆玩耍时见过,他怎么穿上官服了?”

  阴暗潮湿的地牢在那声“开饭!”之后,斗然间活了过来。

  人声嘈杂,黑影晃动。一只只瘦削的手臂举着陶碗从监房的缝隙里伸出来。

  刘三心中微感安慰,他盯着那辆板车,那上面放着两只大木桶,里面是菜汤和馒头。

  终于到了刘三面前,刘三瞧着他的“亲人”走到他面前,他正低着头用大铁勺舀了菜汤和馒头一起递过来。

  刘三脱口叫道:“陈大哥!”

  陈云嵩一愣,终于抬起头来。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