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武神侯》全集在线免费观看_《圣武神侯》在线播放

圣武神侯简介

《圣武神侯》是煮茶论天下首发的奇幻玄幻, 煮茶论天下的小说圣武神侯最新章节全文阅读,请随时关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一言阅读。

被嘲笑怎么了?废材又怎么了?就算是废材,本侯爷也要做个有志向的废材!

作 者:煮茶论天下

更新时间:2022/06/22 17:20

最新章节:第一章,引蛇出洞

圣武神侯小说内容预览

初春,过午。通往南山道临山郡的官道上,上百骑兵簇拥着几辆马车,沿着坑坑洼洼的官道艰难而来,骑兵们盔歪甲斜,疲惫不堪,一名昏昏欲睡的骑兵,扛着临山郡守的旗号,坐在马上摇摇晃晃,几次都差点儿掉下马背。瞧着这支像是打了败仗还没吃饱饭的队伍,哪有半点儿郡守亲兵的精气神?

临山郡是个穷郡,位于龙越帝国最西南边陲,毗邻桑兰国,是蛮族人聚集之地,穷乡僻壤,蛮人占了半数以上。这里的蛮人们多半过着吃生肉,穿兽皮的生活,日子过得相当苦,穷到连吃竹子的食铁兽都不肯翻山过来。

外放南山道,多半都是在朝廷中不得志的官员,到南山道就形同发配一样。只要官员们一听说要外放南山道,尤其是到这临山郡做郡守,便一个个如丧考妣。

此时,第一辆青色篷布的马车里,坐着临山郡的新任郡守钱太希。钱太希一身锦袍,没穿官服,靠在厢壁上闭目养神。一个皮肤如同缎子一样细腻的美人,正用一双纤纤玉手给这位郡守大人捏着腿。这等环境也不忘了享受,郡守大人真是好福气啊。

官道坑坑洼洼,马车摇摇晃晃,可是车内的郡守大人却坐得稳如泰山。郡守大人是位书生,不会武功,那么显然这辆马车是特制的,并不受路面颠簸的影响。

一直闭目养神的钱太希忽然睁开眼睛,向车外问道:“钱顺,离临山郡城还有多远的路程?”

马车旁,一个骑着枣红马,仆从打扮,脸上有新伤的黑衣糙汉子翁声翁气答道:“大人,咱们离临山郡城还有不到百里路!”被称作钱顺的汉子忍不住抱怨道:“他娘的,这穷山恶水的地方,这些强盗竟然连郡守大人的车队都敢打劫!真是反了他娘的!难怪没人愿意到这里做郡守!”

这一路走来,饶是打着郡守的旗号,也被劫匪们光顾了四五次之多,二十里一小劫,五十里一大劫。

要不是马车外的钱顺武功高强,再加上这支护卫骑兵本领不弱的话,恐怕郡守大人已经给那些贼人捉去,挖了心肝做醒酒汤了。给大人捏腿的翡翠姑娘,怕也早成了哪个寨子山贼的压寨夫人了!

来之前,钱太希已经听说临山郡的种种可怕之处,所以倾尽家财,向武泉侯包不亿借了百余骑兵,还许诺了将来赠送数颗桑兰国的蓝宝石。

包不亿这才肯借他百余精骑,还送了他一辆逍遥车,这辆逍遥车是极有名的工匠所打造而成,坐在车中无论何等颠簸,也能稳如泰山。也幸亏有这百余精骑护卫,否则就算有钱顺这样的高手在身边,钱太希怕也到不了临山郡。

钱太希心中庆幸,幸亏自己舍得银子,要不然在路上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车内的钱太希叹息一声,摇摇头,自言自语道:“谁也不怨,要怨就怨楚随心这个王八蛋!唉,也不知道他脑袋里哪根筋搭错了位置,放着好好的侯爷不做,非要得罪大司马!害得本官也受了连累,给贬到这鸟都不拉屎的地方做郡守!可惜啊,要是不出这档子事儿,本官马上就要做到户部侍郎的位置上了啊!”

正在给钱太希捏腿的美人名叫翡翠,翡翠抬起头,一双明眸眼波流转,媚笑道:“大人何必忧恼,以大人的本事,过不了三年五载,就能再次升迁。如今朝中楚家一脉,丢官的丢官,罢职的罢职,连那位少侯爷楚随心也丢了爵位,自顾自逃走了。可是在这种不利的境况下,大人却能够保住官职,外放临山郡来做郡守,就足以见大人的手段了!”

钱太希心情并不愉快,恨恨道:“屁的手段!还不是钱能通神!本官祖上姓钱,却没能给本官留下几文钱,还得靠本官自己考取进士才能挣钱!”

钱太希用手捶自己的脑袋,懊丧无比道:“唉,本想着三年前攀上了楚成隆这棵大树,从此就能一帆风顺,平步青云,哪想到大司马会异军突起。更可气的是楚成隆这个老不死的,竟然把爵位传给儿子,自己去炼什么金丹求长生不老!狗屁的长生不老!”

钱太希越说越气,忍不住坐直了身子,骂道:“楚随心这个混账东西,不可救药!若是我的老爹有这等本事,我可以世袭侯爷的话,我还闹腾什么?每天只管带着一群狗腿子出来斗鸡走狗,花天酒地,醉生梦死!堂堂的侯爷,要钱有钱,要人有人,要势有势,何等快活!何必去招惹大司马?我看他楚随心是寿星佬上吊,嫌命长了!”

正在给钱太希捏腿的翡翠停下了手,举起右手,先是伸出两个手指,随即又变成三个手指,微笑道:“两年换了三位皇帝,咱们这位大司马将来可真要名垂青史了!”

钱太希苦笑道:“可不是嘛!你就说吧,咱们的大司马连皇帝老子都不放在眼里,一个小小的侯爷算个屁!可他楚随心偏偏要跳出来装什么忠臣,瞎折腾!这下好了,只当了一天的侯爷,就给大司马逼得不得不逃离京城,爵位也没了,一家老小也给人软禁了起来,你说他图什么呢?就图一个忠臣的虚名?那有个屁用!”

翡翠用手轻撩了一下鬓角的发丝,一双美眸晶晶发亮,“大人,有句话说,人各有志,不可强勉!要说那位楚少侯爷还是有胆子的,敢在朝堂上公然指责大司马,这样的人,咱们龙越国可是不多见!先前倒是有几位,不过脑袋都搬了家,这位少侯爷得罪了大司马,却能够全身而退,已经很不容易了!”

钱太希鼻子里哼了一声,不屑道:“也就是他运气好,那天刚巧大司马身体不适没上朝,不然当时就得把他拉出去砍喽!他有本事?我呸!他那么有本事,倒是别逃呀?和大司马继续杠啊!不过让我意外的是,大司马竟然没把他全家给砍了,真是奇迹!”

翡翠嫣然一笑道:“奴婢倒是听说,楚老侯爷当年曾经救过大司马的命,也许大司马是看在当年的救命之恩,才留了他全家的性命吧?”

钱太希冷笑道:“那就难怪了!咱们这位大司马做人做事都非同寻常,想猜测他的心思很难!这次要不是走夫人路线,连本官也要栽在他手里了,现在想想都怕!楚随心,嘿,他纯粹是自己作死!现在大司马下了海捕的文书,他的好日子怕是要到头了!如果现在能抓到楚随心,本官一定求大司马分我一杯肉羹,我真是恨死他了!”

钱太希冲着车外的钱顺嚷道:“钱顺儿,带兄弟们找个地方先休息一下,咱们埋锅造饭,吃完饭休息一个时辰,今晚连夜赶路!无论如何,明天上午一定要赶到临山郡,这路上可不能再耽搁了,一日不到郡城,老爷我的心就悬着!这路上贼太多了,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早日进城才是上策!”

……

临山郡最南边,就是高耸入云的驮龙山。过了方圆八百里的驮龙山,就是桑兰国了。桑兰国和龙越王朝,在过去的百年间爆发了至少五次战争。桑兰国虽然国土不及龙越国五分之一,可是桑兰王却屡次带兵过境挑衅龙越,大肆劫掠,一旦被龙越精兵打败,就龟缩回桑兰境内。

龙越国的精兵也曾数次攻入桑兰,无奈桑兰山多,兼之气候恶劣,龙越士兵过境之后就水土不服,所以只能放弃到手的胜利又撤了回来。桑兰人因此更加有恃无恐,经常越境劫掠。好在桑兰新任国王河范与前两任国王不同,主动对龙越称臣。

龙越皇帝册封桑兰王,郡王封爵,赏亲王服饰,赐给金册,金宝,每年又赐给岁币,两国这才停止了数十年的战争。和平?这也不过是近十年的事情。

本就穷乡僻壤的龙越国南山道,因为战乱的原因,就更加贫穷。尤其临山郡,更是穷中之穷。郡守也没有别处地方官那么多油水可捞,至于前朝传说的什么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那是临山郡守根本不敢想像的。

可是即便如此,钱太希也还是花了大把银子向武泉侯包不亿借了百余名骑兵,钱太希深深懂得,当官想要捞钱并不难,可是你得有命花才行,所以,还是先舍财免灾吧!

驮龙山深处三十里,树高草深,已是人迹罕至。连羊肠小道都算不上的小道上,一位穿着麻布衣服,已经走得气喘吁吁的妙龄少女脸色发白,因为她被一前一后两名带刀的灰衣男子挡住了去路,截断了归路。

这少女皮肤白皙,颇有几分姿色,只是受到惊吓,脸色惨白无比。她知道,敢在这驮龙山里行凶的恶人,都不是好惹的主儿。

挡住少女去路的中年灰衣男子,连面罩都懒得戴,左脸上一道两寸多长的刀疤,狰狞可怖。男子双臂抱在胸前,大喇喇站在小路的中间,冷笑道:“小妞儿,荒山野岭的,你一个人孤零零的,这是要往哪里去啊?卢大爷在此,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你是不是得留下点儿东西再走啊?”

身后的青年灰衣男子放声大笑道:“小妹子,你不用怕,我们哥俩也就是劫个财,再顺道劫个色,你只要乖乖的脱了衣服,我们也不为难你,咱们大家爽完了就一拍两散!怎么样?”

少女硬着头皮斥道:“呸!你们两个臭贼想干什么?告诉你们,我叫赫兰玉双,我爹可是临山郡捕头赫兰子夜!你们,你们要是敢动我一根汗毛,我爹,我爹他绝对饶不了你们!”她虽如此说,却也明显是色厉内荏,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就算搬出皇帝老子也未必管用。

姓卢的中年灰衣男子扭了扭脖子,咔咔作响。姓卢的贼人哈哈大笑道:“是吗?原来你是赫兰家的小姐,那可太好了!这回老子可不但要劫财劫色,还要劫命呢!”

两名灰衣人,一前一后提着明晃晃的钢刀,狞笑着上前,就要擒下赫兰玉双。赫兰玉双惊恐大叫道:“你们,你们要干什么?救命啊!救命啊!”

卢姓男子放声大笑道:“小妞儿,你不妨再喊大声点儿!看他娘的这荒山野岭的会不会有人来救你!”

赫兰玉双更加惊恐,放声大呼,可是这荒山野岭哪会有人啊,真无奈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两个恶贼三拳两脚就把少女打倒在地,又扯碎了她的麻布衣服。赫兰玉双自知今日难逃此劫,却仍是奋力的挣扎,骂不绝口。

眼看赫兰玉双就要被人凌辱,忽然林中有人朗声道:“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们两个贼子竟然在此公然行恶,真当天底下没有王法么?”

两名灰衣贼人吓了一跳,赶紧松开赫兰玉双,二人回头看时,却是一个俊眉朗目的锦衣少年站在他们身后三丈远处,少年身后负剑,看样子是个练家子。赫兰玉双如同溺水垂死之人抓到一根救命稻草,双手拼命护住胸口,冲着少年大声喊道:“少侠!救我!”

姓卢的匪人见了锦衣少年,眼中喷出火来,就像看见了行走的金子一样,这个人可太值钱了!

那姓卢的匪人一掌打晕了赫兰玉双,这才拍了拍手站起身,阴阳怪气道:“哟,这不是咱们的楚大侯爷吗?你可让我们哥俩好找啊!要不是老子想起这招引蛇出洞,谅你也不会现身!大侯爷,大司马他老人家可是天天惦记着你呢,赶紧跟我们哥俩走一趟吧!”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